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校友风采 > 杰出校友

洪张义

编者语:
洪张义,男,浙大首届远程教育98级工商管理专生本学生,现任省某电力公司基建部管理骨干,中国电力建设安全管理专家。
见到洪张义本人,是在98工商管理专业10周年同学会上,戴着眼镜,外形朴实无华,谈吐积极而富有亲和力,脸上一直洋溢着微笑和喜悦,可以看出他对生活一直充满着热情和追求。采访洪张义的过程非常顺利,因为远程教育对洪张义的人生职业生涯来说,确实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由于没有文化,虽然努力却一直只能在底层做苦力活,通过远程教育学习专业知识,拿到文凭后洪张义才真正实现了人生的转型升级。靠自己的努力他现在已经成了电力建基安全管理领域的专家,积极在各大媒体出书发文,并时常举办各项电力系统培训讲座。

 

最难忘的事——潘云鹤校长发毕业证书
洪张义:“作为一名第一批浙江大学现代远程教育的毕业生之一,我离开学校虽然已经10年了,但是2001年7月举行的浙江大学首届远程教育专升本毕业典礼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
毕业典礼上,浙大校长潘云鹤院士亲自为每一位远程毕业生颁发了毕业证书。当时大家都很兴奋和激动,要知道,浙大校长为远程学生颁发毕业证书,这是浙大的首例,也是全国的首例。这也证明了浙大对远程教育办学模式的肯定。      
我们纷纷拍照留念,有些学生已经领了毕业证,但是由于领证留影的时间特别短,为了再次和潘校长握手,多补拍些留影照片,有些学生偷偷又排了一次队伍,想起来当时的场面也很搞笑,但是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希望能体验那时的光荣,留下人生难忘的时刻。
从浙江大学现代远程教育毕业10年来,我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我们的学历是被国家和单位认可的,这让我们提供了更大发挥能力的舞台和空间。事实证明,在浙江大学网络教育环境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新人也受到了社会的极大关注和欢迎。”
 
最大的改变——从体力劳动转变为脑力劳动
洪张义:“当时的社会环境不好,那是一个交白卷成英雄的年代。我没有接收高等教育就进了一个电力安装单位工作,虽然工作很努力,还一直在最底层班组干苦力活,深深感受到没有文化的痛苦。做的多,但是文化不行。我很希望能有个机会提升自己,拓宽知识面。所以能进浙江大学学习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愿望。
1998年,我幸地运进入了浙江大学现代远程教育学院学习。平时照常上班,利用下班时间努力学习。在三年远程教育学习中,还是学到了不少知识。并且学以所用,将所学到的工商管理知识运用到工作中去,在工作中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得到单位领导的肯定。
从学校毕业的10年,我从一个普通工人转变成了分管全省电力工程建设安全管理者,真正实现了从体力劳动到脑力劳动的转变。另外我还积极在全国刊物上发表专业论文,也曾主编国两本专业书。2003年被破革晋升位高级工程师,还被评为中国电力建设安全管理专家、全省电力学校的兼职教师。我想,这一切成果的转折点应该归功于三年的浙江大学远程教育学习!”
我看远程——极具特色的人才培养模式
洪张义:“通过三年的浙江大学现代远程教育的学习,有以下体会:
一、浙江大学现代远程教育学院拥有很强大的师资力量和行政管理人员队伍,这是一个团结高效的团队。
二、教学效果直观。从过去以教师当面授课, 内容、教材当面发放等为主的课堂教学转变为一种网上学习,充分利用网络资源优势,整合信息资源,高效学习,在网络学习过程中,有疑问还可以得到老师的全面解答,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提高了学生学习的效率。
三、对于学生来说,可以自主分配时间。在工作和生活的各种压力面前,远程教育资源给我们提供了方便,可以让我们根据自己的业余时间合理的进行学习,提高自己的业务素质。 
四、实现终身学习。突破了传统的教学模式和教学技术,建立全新的面向信息时代的新教育体系,人类的学习也从阶段学习逐渐转变为终身学习,突破了全日制教育和年纪的限制,活到老学到老。”
五、提高学生自身素质。远程教育资源因为在教学、管理、学习方式等教学环节上与一般教学不同,学生具有较强的获取信息的能力、较强的网络技能以及较强的信息构建能力,也就是说现代网络教育是现代教育体系中一种非常有特色的人才培养模式。
 
感谢恩师教诲
洪张义:“总之,三年在浙江大学的学习,使我在各方面受益匪浅。没有参加过远程学习,就没有我今天的生活。在此,我向三年中为我们付出辛勤劳动的吴国华、杨纪生、赖德生领导和给我们授过课的戴文标、严素静、张继昌、金琪函、王建江、张建林、许庆明、王瑞飞、黄兰香、袁利金、凤进等教授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当时他们作为首届远程教育的老师,在艰苦的办学环境下,为我们那届工商管理的学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和汗水!我们学生是看得到的,并且一直铭记于心。
同学会让大家同聚一堂,为我们提供了增进感情交流的机会,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了曾经的老师。老师们老了,我们也老了,不变的是对老师的这份尊敬和爱戴。
浙大老师们求真务实的精神和教诲,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它将是我一生工作和学习的指南!”
 
(远程发展部 邱丽莉供稿)